体育彩票任选9场开奖

從精神分析視角解讀阿波羅神話

2015-11-1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王禮軍 郭本禹

精神分析是理解和解釋文學神話的重要工具。運用精神分析的概念,通過分析潛意識和隱藏意義可以解釋文學著作中的各種神話事件。狄俄尼索斯和阿波羅的神話生活有其各自的時代和文化特點,但兩者具有一個共同的中心元素——母親。但與狄俄尼索斯神話所體現出的母子關系(即拯救母親的兒子)不同,阿波羅神話所體現的是殺害母親的兒子。

如果說狄俄尼索斯代表人類內心潛藏的欲望,阿波羅則代表人類的理智、聰慧和遠大理想。然而,與酒神狄俄尼索斯不同,阿波羅作為太陽神的神話地位是通過弒母行為獲得的,即殺害黑暗世界的統治者和死亡代表大地女神,這使其成為殺害“母親”的兒子。

阿波羅的雙性戀特征較為復雜

阿波羅神話十分強調男性與女性的雙重性,正如生與死的雙重性一樣。例如,阿波羅的孿生姐姐阿爾忒彌斯(Artemis)作為助產士幫助阿波羅的出生,起到了母親般給予生命的作用。因此,在某種意義上,阿波羅具有兩個母親——勒托(Leto)和阿爾忒彌斯。這兩個人物是雙重性的重要體現,阿爾忒彌斯主動而有攻擊性,勒托則更為被動和女性化。阿波羅授命于阿爾忒彌斯以射殺科洛尼斯(Coronis),其原因便是兩者的雙重性:阿爾忒彌斯是比阿波羅更具男性氣質的女性,是擁有弓和箭的女獵人;而阿波羅是具有女性氣質的音樂家,彈奏七弦豎琴。這種孿生姐弟的相互關系是其雙性戀的經典表達。

雙性戀是人類的永恒話題。與狄俄尼索斯不同,阿波羅的雙性戀更為復雜。他在心理上是兩性的,既是同性戀也是異性戀。首先,他的愛多數為自戀式的,即他愛與其相似的男人。他對同性的愛具有“自戀式客體選擇”(narcissisticobjectchoice)的特征,這一特征在現代同性戀者的心理中發揮同樣的作用。其次,阿波羅是一名風流浪子,他有許多風流韻事,并對那些拒絕他的女孩尤其感興趣。因此,即使當女性成為他的愛人,他卻把她們當作敵人來征服。如阿波羅對女神達芙妮(希臘神話中河神之女)的追求便是最典型的例子。

對阿波羅弒母行為的分析

阿波羅存在的黑暗神話時期,大地女神是邪惡和死亡的代表,母系氏族統治著世界。母親,就其本身而言,是黑暗的并具有神秘感。阿波羅為了搶奪女性的統治權,將古希臘的世界從母權制的黑暗帶入太陽神統治的光明之中,進行了激烈的斗爭,這場斗爭的勝利奠定了其后來弒母行為的基礎。此外,子宮與洞穴間的模糊關系,生命與死亡間的聯系以及被毀滅的危險等對于阿波羅來說都是一種威脅,并喚起其防御反應。因此,阿波羅的弒母行為是對這種無知恐懼的防御,是由這種對母親的無法抗拒的焦慮所決定的。

阿波羅弒母行為的潛意識動機可以歸結為他對女性的仇恨和對父親的愛,但其弒母沖動并非指向其親生母親勒托,而是指向權威女性,這些權威的女性可稱為 “性器期的”(phalic)或“閹割的”(castrating),象征著在前俄狄浦斯期閹割男孩的母親。他對女性的仇恨源于兩個人物:大地女神蓋亞(Gaea)和天后赫拉(Hera)。一方面,盡管蓋亞拯救了阿波羅的父親宙斯,但其毒辣的形象深深地印入阿波羅的心靈之中;另一方面,盡管宙斯具有強大的權力,但其背后有一位專橫的統治者赫拉。赫拉試圖殺害阿波羅及其母親勒托和姐姐阿爾忒彌斯,盡管并未成功,但阿波羅對此甚為氣憤,并對赫拉產生敵意。另外,阿波羅對宙斯的愛是其生命的核心,他希望宙斯既是其父親也是其母親。對于阿波羅來說,父親并不是爭奪母親情感的競爭者,而是主要的愛的對象。相反,女性則變成他爭奪父愛的競爭者。因此,阿波羅對女性根深蒂固的仇恨因其對父親的愛被她們所剝奪而增強。

阿波羅弒母行為的重要表現是殺死巨蟒皮同(Python)和焚燒科洛尼斯。青年時,阿波羅從希臘北部來到特爾斐,其最重大的反女性行為是殺死巨蟒皮同。皮同這一名字與特爾斐一樣,與一種代表子宮的舊詞有關。凱倫依曾指出:“在殺死皮同時,阿波羅瞄準其弒母行為的最重要部分——子宮”。此外,當科洛尼斯在懷有阿波羅的孩子卻愛上并嫁給了凡人伊斯庫斯(Ischys)時,阿波羅對科洛尼斯的背叛十分憤怒,遂派阿爾忒彌斯將懷有身孕的科洛尼斯射殺并焚燒。這是阿波羅弒母性格的一個最有利的證明,是其對女性仇恨的重要體現。

  (作者單位: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院)

  


精彩熱點

排行榜

版權所有:福建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 0591-83701727 郵箱:mast[email protected]fjskl.com.cn

閩ICP備15001769號

体育彩票任选9场开奖 百宝彩快乐十分电子走 广东快3开奖 特马历史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2期计划 十二选五开奖号码 快乐手机助手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下载 四川快乐12套票玩法表 白小姐论坛107777 五行生肖统计走势图